作為戴笠獨子的戴善武,受到正義處罰後,其五個子女如今過得怎麼樣了?

匿名 2019-02-26

1951年1月13日,江山縣保安鄉萬人空巷。位於鄉政府外面的大操場,摩肩接踵,人頭攢動。人們攜家帶口來到此地,紛紛佔據有利位置,伸長脖頸向臨時搭起的高臺上張望。有部分群眾為了看得更為真切,不顧工作人員的阻攔,爬到了圍牆和樹杈上。

難道這裡在唱戲,抑或表演雜技?都不是,人們在看“萬人公審大會”。公審的對-像是誰呢?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特務頭子戴笠的兒子戴善武。

戴善武是戴笠的獨子,原名戴藏宜,1915年出生于浙江省江山縣。1940年加入軍統,依靠其老子戴笠的裙帶關係,才智平平的戴善武,混了個軍統少將專員的掛名,兼任江山縣“雨農學校”校長和國民黨江山縣保安鄉自衛隊主任。

戴善武雖是一個平庸無能之輩,但在對付共產黨方面,可一點都不含糊。1941年5月20日,戴善武奉戴笠的命令,指派特務暗殺了共產黨員華春榮,在國家和人民面前罪孽深重,必須接受人民正義的審判。

但在全國解放前夕,戴善武仍然心存僥倖,妄圖潛逃出境。1949年5月,眼看國民黨已成強弩之末,江山縣也即將解放,戴善武成了驚弓之鳥,拖兒帶女,攜帶大量不義之財,意圖逃往臺灣。

非常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逃跑途中,居然被國民黨殘餘武裝份子搶劫。我軍在獲知情報後,迅速派出小分隊,擊潰這夥流寇,捕獲了戴善武。

在當日的“萬人公審會”後,戴善武隨即伏法,結束了其罪惡的一生。那麼,戴善武是否還有後人?他們又去了哪裡呢?

戴善武被處決後,留下了三子兩女,分別是戴以寬、戴以宏、戴以昶、戴眉曼和戴璐璐。小女戴璐璐很小就夭折了。

戴善武的妻子鄭錫英在失去靠山後,將6歲的女兒戴眉曼託付給廚師湯好珠撫養,自己帶著三個兒子前往上海生活。

1953年,已經逃到臺灣的蔣介石命令毛人鳳全力轉移戴笠的後人。於是,毛人鳳經過周密策劃,派遣特務黃鐸喬裝打扮,潛入上海。通過偽造證件和偷樑換柱等方式,將鄭錫英和他的兒子戴以寬、戴以昶秘密帶出上海,逃到臺灣。

戴以寬隨母親來到臺灣後,在毛人鳳的關照下,順利修完學業,後來留學美國,獲得博士學位後成家立業,定居在了美國。

小兒子戴以昶一直陪在母親鄭錫英的身邊,大學畢業後供職於一家貿易公司。

我們回過頭來說戴眉曼。在被湯好珠收養後,戴眉曼改名為廖秋美。湯好珠也算對戴笠忠心耿耿,精心撫養戴眉曼。在生活異常拮据的情況下,依然節衣縮食地供她念完了小學。

戴眉曼少年老成,勤快懂事,幫助湯好珠承擔了大部分的家務活,養成了剛強堅毅的品質。隨著戴眉曼一天天長大,她的婚姻大事卻遇到了挫折。愛慕戴眉曼的青年才俊雖不在少數,但都對她的出身心存芥蒂,不願惹禍上身。

後來,終於有一個名叫謝培流的小夥子鼓足勇氣,向戴眉曼示愛。可戴眉曼害怕連累謝培流,斷然拒絕了他的求愛。後經當地官員開解,兩人終於喜結良緣,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戴眉曼晚年幸福,在三個兒女的陪伴下,走完了自己73歲的傳奇人生。

戴以宏當初沒能隨母親去到臺灣,原因是特務黃鐸冒名頂替了他。黃鐸走之前,把戴以宏交給了潛伏特務陸秉章照料。但3年後,陸秉章的特務身份暴露,受到了正義的審判,戴以宏被人民政府送到了孤兒院。

雖說是孤兒院,但遠比跟著陸秉章好上百倍。戴以宏受到了無微不至的關懷和照顧,充分感受到了政府的溫情。不但能吃飽穿暖,還上完了小學。

16歲的戴以宏響應政府號召,毅然前往農村,支援農村建設,成了一名拖拉機駕駛員。直到上世紀60年代,戴以宏才知道自己是戴笠的孫子,但這並不妨礙他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戴以宏前後一共經歷了兩次婚姻,晚年和女兒幸福得生活在一起。1991年,戴以宏姐妹倆專程奔赴臺灣,看望了患病的母親鄭錫英。近半個世紀來的第一次聚首,讓一家5口百感交集。尤其讓鄭錫英滿足的是,一對兒女在大陸生活得十分幸福美滿。

加入好友,隨時分享有用經驗!
搶先看最新趣文,請贊下面專頁
您可能会喜欢

喜歡就加line好友!!!

添加好友
點擊關閉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