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孩子旅行,那酸爽,誰帶娃誰知道

玩游戏 2019-04-09

旅行的好處不言而喻。童年經歷對孩子的浸染遠比父母想像得更大。行走在路上,讓他們更多地見風景,見人文,不僅是薰陶孩子的眼界,增加他們的見識,也在潛移默化地改變著他們的大腦。但旅行的意義,在於見不同的風物,獲得不同的思考。至於距離的長短,卻並不那麼重要。越小的孩子,他們的經歷和體驗越少,生活的每時每處,都可以成為他們的詩和遠方。

 

什麼夜的巴黎,什麼下雪的北京,什麼熱情的島嶼,什麼埋葬記憶的土耳其…… 帶娃多出去遛幾次,你不僅忘了旅行的意義,連自己是在旅行都忘了。

“我差點累死在東京的上野公園了。”

朋友圈曬娃党黨魁Amanda,從日本賞櫻歸來,把智慧馬桶圈遞給我後,用葛優癱的姿勢倒在夜宵攤的塑膠椅子上,恨恨地說:“我娃真是上帝派來對付我的! 下次再也不帶他出去瞎逛了。”

作為認識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的死黨,我覺得這是她當媽3多年以來,說的最真實的一句話。

“到處都是人,溫差大,一會兒熱,一會兒冷,小孩衣服一會穿,一會脫!帶著小孩擠不了公車,到哪都要打車,不論是計程還是計時,都是死貴死貴,差一點想把我娃抵到日本當外匯了!”

現在,憤怒的Amanda正說到興頭上,平時在朋友圈優雅曬娃,歲月靜好的她,已經開始變得和她的本名許美麗一樣, 染上了一層人間煙火老母親味道

 

“鑒定完畢,親生的!”我起身打圓場。

其實,作為一個孩子的爹地,從前年耶誕節的以後,我已經有一年半的週末沒有去過30分鐘車程以外的地方。(ps:此處的車是自行車啊自行車……)

帶 娃 跨 年

我 擁 有 了 永 生 難 忘 的 香 氛

前年年底,趁全年預算沒用完,得知某主題樂園舉辦跨年夜場的我,毫不猶豫地買下了全家人的票。

離家二十多公里,中間橫亙著世界最擁擠的死亡地鐵線。作為帶娃黨,當然能避則避。我們乘坐的計程車剛剛開上環城高速,懷中的娃就開始躁動不安地要求下車了。

我心中大喊不妙,正在找塑膠袋的時候,離我臉頰十公分的地方,一股白色不明液體噴薄而出——兩小時前喝下的牛奶,和胃液一起發酵後的芳香,誰聞過誰知道。

換洗衣服自然是沒有帶的,只能硬頂著。

若她涉世未深,就帶她看盡世間繁華;若她心已滄桑,就帶她坐旋轉木馬。在跨年夜場裡,我娃騎上了旋轉木馬,就像一個可愛的小天使,在各種凹著天真、傲嬌、賣萌、純情造型的大姐姐之間穿行,傳播著歲末的福音。

被冷風吹幹後的衣服,有呼倫貝爾乳酪的味道。

每一個人,看見我女兒玫瑰般的臉頰,都忍不住笑起來。

每一個人,聞見我女兒夜來香一般吐露的芬芳,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當鬼佬扮演的聖誕老人和我的孩子親密接觸的時候,我簡直感覺到古龍水分子與幹乳酪分子展開了尖鋒Battle。

那時候我想,孩子你是來幫我報仇的吧:為父每一次在電梯裡,在地鐵上,在酒吧裡被古龍水侵擾的恥辱,現在都被你洗雪了。

終於,午夜的鐘聲響了起來。肚子受涼的孩子,看著煙火,懵懵懂懂拉起了肚子……

帶 娃 去 加 州

我 熬 出 了“熊 貓 眼

沒有帶娃倒過時差的父母,不足以算真正的旅行者。

前公司上司Andy,外出洛杉磯公幹。不知道觸動了哪根神經,帶上了老婆和五歲大的孩子。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加入好友,隨時分享有用經驗!
搶先看最新趣文,請贊下面專頁
您可能会喜欢

喜歡就加line好友!!!

添加好友
點擊關閉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