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雖然沒有“親子鑒定”,但是,古人也有辦法找到親生骨肉

樂享網 2020-02-15

在這個科技發達的時代,做什麼事都要講究科學,不能盲目地聽信他人的話。同樣,現在的科學也解答了很多古代的謎題,甚至,推翻了以前不少的傳統說法。很多人都喜歡看古裝劇,在劇中有一種說法叫做“滴血認親”。讓我們來看看吧。

現今,要想知道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只需要去做個親子鑒定即可,但是,在古代要想知道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就只能用“滴血驗親”了。

 

那麼,中國古代如何做“親子鑒定”的?

在古代,流行“滴血驗親”,一共有兩種方法:滴骨法和合血法。滴骨法可追溯到三國時期,說的是將活人的血滴在死人骨頭上,去觀察是否滲入,如果滲入就證明了二人的血緣關係;合血法是驗證者都活著時,刺破倆人指尖將血滴入一個器皿中,看是否融為一體,如果合為一體則證實血緣關係。

在《聖經》中,曾有一則小故事,說兩個妓女爭搶男孩,都說這個男孩是自己的骨血。但是,所羅門因為無法判決卻下令要殺死孩子,讓她們誰也別要。這個時候,其中一個婦人哭訴說著自己願意替孩子去死,於是,所羅門就把這個孩子判給了她。因為,孩子真正的母親,是願意為之付出生命的。

猶太國王所羅門的料事如神讓他屢破奇案,在中國也有類似的情況。北魏李崇在揚州做判官時,就處理了這樣一個案子:

縣民苟泰說自家三歲孩子不慎走失,最後在趙奉伯家中發現。而且,苟、趙兩家都說孩子是自家的,並都有人證。李崇心生妙計,他把二人拘禁起來,過了幾日,又派官差告訴他們小孩身亡的消息。苟泰聽後痛哭不已,而趙奉伯只是唉聲歎氣,於是,李崇便把孩子還給了苟泰,此舉使得趙奉伯磕頭謝罪。

 

那麼,如果兩位“父親”都是“演技派”,且無法辨別真偽怎麼辦?古人奉行滴骨驗親法。

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中,曾記載了這一故事,山西有位商人把財產都託付給了弟弟,自己外出經商。他在外娶妻生子,十年後妻子病故,商人帶著兒子回到山西。商人弟弟怕哥哥此行為奪家產,就說哥哥的孩子不是親生的,因此,他就沒有了繼承權。

之後,兄弟二人為此發生糾紛,打起了官司。而主審縣官搬出了滴血認親之法,結果商人和兒子的“驗血”結果證實了父子關係,弟弟挨了一頓鞭子後,記恨心頭。後來,弟弟刺破手指驗證了自己與兒子的血,發現不相融,並以此為理由上書,說滴血驗親之法是不科學的,不能證明哥哥與兒子的血緣關係。

之後,弟弟的行為引發了民憤,老街坊實在看不過,就跟縣官說了實話。原來,弟弟的妻子長期與人通姦,弟弟的兒子本就不是他親生的,所以,這滴血驗親才會不相融。於是,縣官找來弟弟、妻子和姦夫,三人對簿公堂。

當弟弟得知真相後,憤怒又慚愧地趕走了妻兒,並離家而逃,還把家產還給了哥哥,鄉親們認為理應如此。

 

然而,紀曉嵐卻對滴骨驗親提出了異議,骨血確實在一些情況下可容。為此他說道:如果是寒冷的冬天,再把驗證器皿放於寒天之中,用鹽或者醋去擦拭容器的話,那麼,再去驗證則不會血液融合。所以,他也說道:滴血認親在某種程度上是不可用的,僅能作為參考。

但是,滴血驗親在古代戲劇中卻很是常見,甚至是深入人心。陳業的哥哥葬身大海,被發現時船上有數十具屍首,因腐爛而無法辨認。陳業便想到了“親者氣血通”的古話,於是,將胳膊劃破去滴在屍體上,最終,有一具屍體迅速吸收了他的血,讓陳業得以辨認哥哥屍體。之後,其他死者家屬紛紛去模仿。

在現代醫學看來,無論是滴血還是滴骨都沒科學依據。因為骨骼無法保存,無論暴露在露天環境下,還是深埋地下,經過一段時間就會腐敗甚至溶解,最後,只留下白骨化骨骼。通常,白骨化骨骼表面很酥,滴入任何人的血液都能相融。如果骨骼沒有乾枯,結構尚且完整,表皮還有軟組織時,那麼,滴入任何人的血液都無法深入。

也因此,這種方法是無法證明血緣關係的。

 

話說,在我國南北朝的歷史中,曾發生過一次滑稽的“滴血認親”事件。

梁武帝的兒子蕭綜之母吳景暉,原本是蕭寶卷的寵妃,自從蕭衍奪位後,蕭衍順勢就把他後宮的女眷也一併“接收”了過來。沒過多久,吳景暉發現自己身懷有孕,僅七個月就生下了兒子。

然而,蕭衍卻對此沒有懷疑,倒是吳景暉不僅把始末告訴了兒子,還讓蕭綜“心裡長了草”,最後,竟要挖蕭寶卷的墳墓來個“滴血認親”。之後,當他親手“驗證”了自己是蕭寶卷後代身份後,落寞不已,向蕭衍主動提出想駐守邊疆。後來,蕭綜參與反叛,客死異鄉後,被蕭衍“接”了回來。

其實,古人早就發現:想讓沒血緣的倆人血相融,冒充父子,其實也簡單,僅需在水中調入白礬即可。古時,驗血之人常拿這個手段去偽造結果。其實,現代醫學已經證明,即便是沒有血液關係,但是,為同型血也能相融,這個已經是小學生都懂得的道理了。

參考資料:

【《“滴血認親”》、《閱微草堂筆記》、《資治通鑒·梁紀》】

您可能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