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告白你:哆啦A夢,請再威風一百年!

玩游戏1 2019-11-19

對它的喜愛,是一塊從很小時候就含在嘴裡的糖,一直甜到了今天。 舊年的最後一天,我在清澄白河車站等面面。 我比她先到二十多分鐘,空出來的這一小段時間,我獨自在周圍走了走。 雖然是節日,但街頭巷尾都冷冷清清,透出一種「我們過節啦,就不招待啦」的資訊。

店鋪本來就很少,營業的就更少了,只有24小時便利店一如既往地開著。很顯然,清澄白河並不是一個商業街區。走了三四條街,算算時間,她也該到了,便原路折返車站,仍然不見幾個人影,安靜得不似現實。

為什麼要約在這裡呢?大概是因為我們都覺得,有些地方,光是聽到地名就很想去看看啊。

但事實上,除了Blue bottle coffee和清澄庭園之外,確實沒什麼地方好去了。我們喝完咖啡,走了一會兒,不記得是誰提議的:「哆啦A 夢展好像還沒結束,要不,去六本木看看?」

我和Jenny一起去大阪的那年,剛好遇上藤子·F·不二雄誕辰八十周年的紀念展。我們兩個人都很興奮,也都找不到展廳,轉了好幾圈之後,迫於無奈,只好在路上隨手抓了一個年輕妹妹來問路。

那位日本姑娘不太會講英語,我們倆又聽不懂日語,大家指手畫腳講了半天還是沒有溝通成功。在我們決定放棄的時候,她忽然做了個動作,讓我們跟著她走,就這樣一直把我們帶到展廳門口,她才離去。一路上不管我們怎麼紅著臉說謝謝,她都只是很溫柔地笑笑,仿佛那只是一件不足掛齒的事。

那張八十周年紀念展的門票我收藏至今,還有那位陌生姑娘和善的笑容。

我記得,在展廳裡有一尊小小的銅像,是哆啦A 夢和它的小夥伴們坐在時光機上和藤子先生握手的造型,我看了一會兒,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哭了。

我還記得,那天我在社交帳號裡寫了一段很煽情的話:偉大的作品未必都是沉重的,也未必要包含深刻的哲思,最重要的是它是否能安慰人的心靈。因為您,我那不快樂的童年有了一些溫暖和光亮,而今天,我可以說,我見到了童年的夢。

過了幾年,我又特意去了趟川崎的藤子·F·不二雄博物館,和許多看著才七八歲的小朋友一起排隊參觀。拍照區有「如果電話亭」「任意門」和野比一群人經常玩遊戲的空地,像模像樣地堆著三根水泥空管。

「每個喜歡哆啦A 夢的人都會想到這裡來吧。」坐在餐廳裡,我點了一份「記憶麵包」,小時候做夢都希望考試之前能吃幾塊。等服務生端上來才發現,原來是用巧克力醬在烤過的吐司上寫了數學公式,雖然做法很簡單,卻也覺得很有趣。

到了Tokyo(東京)2017哆啦A 夢展,已經是我第三次特意去探望哆啦A 夢。進入森美術館之前,我很想當然地認為「我應該不會再被震撼了吧」。

懷著這個有點愚蠢的念頭,我走了進去,入口處的四面牆都用了一眼就能認出來的「哆啦A 夢藍」,從天花板上垂吊著竹蜻蜓和任意門的模型,利用光影在牆壁上投射出相應的形狀。

轉過去便是第一個展廳,只看到很多人站在那幅巨大的、把哆啦A夢與村上隆的代表作《花》融合在一起的畫前,有幾秒鐘的時間,我的呼吸都停滯了,嘴唇做出了一個無聲的「哇」。

「哆啦A夢,這次玩得有點大哦。」我說。

面面也在旁邊發出輕聲的驚歎:「雖然哆啦A夢不是我的本命,但我今天也難逃買一堆周邊的命運了。」

展覽的主題是「創造你的哆啦A夢」,藝術家們可以用自己擅長的表現方式和不同的材質來呈現出一個和以往不同的哆啦A夢,這就意味著它可以不再是一個傳統的藍色的貓形機器人形象。

越往裡面走,我越為自己先前那一點小得意感到汗顏,內心的小世界被震撼得天翻地覆。

除了村上隆之外,這次展覽還邀請了很多厲害的藝術家,像是在我國也擁有很高知名度的奈良美智、非常受女孩子歡迎的蜷川實花等等,都獻出了超出想像的創意。每一個作品都有自己獨特的展示方式,有的是畫(畫的風格也各有特點),有的是短片,有的是真人融合在動畫裡唱歌,還有用哆啦A夢手稿做成的禮服裙……我們一直驚歎著,直到參觀完,走到周邊銷售區,又被琳琅滿目的周邊商品震撼了。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加入好友,隨時分享有用經驗!
搶先看最新趣文,請贊下面專頁
您可能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