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無需、舍無用、不雜念,做好斷舍離,才是極致的人生!

匿名 2018-12-02

曾經的我,以為自己很會勤儉持家。買衣服送的備用扣子、買高跟鞋的備用鞋跟、以及網購的各種軟尺、鏡子、橡皮圈、便利貼之類的贈品,我都想著也許哪天會用得上,於是收進了抽屜,一放就再也沒拿出來過。

衣服穿到自己都不喜歡了,也沒到能用上備用扣子的時候;高跟鞋穿一個夏天,原裝跟也不會爛;軟尺、鏡子、橡皮圈之類的贈品更是來了一波又一波。

梳粧檯上各種沒用完卻又喜新厭舊買回來的瓶瓶罐罐;自己的眼鏡已經換成了400度,但275度的眼鏡還在書房的櫃子上;看過的雜誌已經一大堆;連筆筒裡的筆都有幾支寫不出墨水的;再翻到書櫃最頂上的盒子,戀愛時期的所謂各種紀念品,有的竟然只是我去他那個城市的火車票甚至一起逛街的購物小票。

買了新的東西,舊的又沒有及時處理,所以家裡東西越來越多,心情也越來越壓抑。我曾經也一度認為是家裡不夠地方收納,於是買了一個又一個收納箱包,煞費苦心地花了大把時間精力分門別類地整理——我一直以為家裡東西多又雜亂僅僅是因為沒有整理好。

直到後來我後來知道了一種病叫“囤積症”,才瞬間覺得自己原來不是勤儉持家,而是——“有病”。

山下英子在《斷舍離》一書裡說:“不用的東西充滿了咒語般束縛的能量。”“這些在居住環境裡放了好幾個月,甚至放了好幾年的東西,只不過因為不是生鮮食品所以才沒有爛掉。但是如果從機能上來說,它們早已經腐爛了。置身於這樣的環境中,就幾乎等於是住在一個垃圾暫放室。”

住在一個充滿了咒語般束縛能量的垃圾暫放室,人怎麼會感覺心情舒暢呢?可是,為什麼要把這些“垃圾”扔掉這麼困難呢?山下英子認為扔不掉東西的人,可以分為三種。

一是逃避現實型。沒時間待在家裡,也沒辦法收拾屋子。找各種各樣的事讓自己忙碌起來。反正家裡亂七八糟也更加不想待在家裡了。

二是執著過去型。過去的東西非收著留著當寶貝,留戀過去的幸福時光。

三是擔憂未來型。囤的東西主要為將來不知何時會發生的事情著想。

才發現曾經的自己,既執著於回不去的過去,又焦慮于不可知的未來,總之就是成功地讓自己沒有全心全意地活在當下。有“病”就得治。

先是從源頭上控制買買買。這個對大多數女人來說還是有些困難的。特別是對衣服鞋包護膚品之類的東西。但是不管怎樣也要克制一下,護膚品真的快用完了再買,衣服鞋子買一件進來同時也要清理一件出去。實在買了不合適又不能退的,轉賣或送人都可以。

還有個辦法就是,買之前放購物車冷靜幾天,如果過些天再看還很喜歡就買,我發現有些東西過些天再看已經看不對眼了。除了控制好不隨便買買買,也要對現有的物品進行扔扔扔。先是對那些絕對不會用到的、也沒有多少利用價值的東西下手,通通打好包放到樓道垃圾箱任憑社區保潔阿姨處置。比如那些小贈品、備用扣之類的。

過期的報刊雜誌、壞的家電,也都整理出來,叫回收人員上門收走。不再適合的東西再喜歡也要放手。能送人的送人,能捐贈的捐贈。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加入好友,隨時分享有用經驗!
搶先看最新趣文,請贊下面專頁

喜欢就加line好友!!!

添加好友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