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后上绞刑台时,不小心踩到刽子手的脚,她下意识地说「对不起」,想不到竟然...

匿名 2018-10-01
一位朋友与一位台商老总谈业务,午餐时在酒店点了菜品,该老总指着雅座中的酒水说:「请随意饮用,我们不劝酒。」朋友知道很多南方商人商务会餐时绝不饮酒,也客随主便,草草用饭。
席间酒店服务生端来一道特色菜,那位老总礼貌地说:「谢谢,我们不需要菜了。」服务生解释说这道菜是酒店免费赠送的,那老总依然微笑回答说:「免费的我们也不需要,因为吃不了,浪费。」饭毕,老总将吃剩下的菜打了包,驱车载着朋友出了酒店。
一路上,那位老总将车子开得很慢,四下里打量着什麽。朋友正纳闷时,老总停下车子,拿了打包的食物,下车走到一位乞丐跟前,双手将那包食物递给乞丐。朋友看到那位老总双手递食物给乞丐的一刹那,差一点就热泪奔流。

一次,叶淑穗和朋友一起拜访周作人。他们走到後院最後一排房子的第一间,轻轻地敲了几下门,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位戴着眼镜、中等身材、长圆脸、留着一字胡、身穿背心的老人。他们推断这位老人可能就是周作人,便说明了来意。可那位老人一听要找周作人,就赶紧说「周作人住在後面」。於是,叶淑穗和友人就往後面走,再敲门,出来的人回答说周作人就住在前面这排房子的第一间。他们只得转回身再敲那个门,来开门的还是刚才那位老人,说他自己就是周作人,不同的是,他穿上了整齐的上衣。

夏衍临终前,感到十分难受。秘书说:「我去叫大夫。」正在他开门欲出时,夏衍突然睁开眼睛,艰难地说:「不是叫,是请。」随後昏迷过去,再也没有醒来。

顾颉刚有口吃,再加上浓重的苏州口音,说话时很多人都不易听懂。一年,顾颉刚因病从北大休学回家,同寝室的室友不远千里坐火车送他回苏州。室友们忧心顾颉刚的病,因而情绪并不高。在车厢里,大家显得十分沉闷,都端坐在那儿闭目养神。顾颉刚为了打破沉闷,率先找人说话。
顾颉刚把目光投向了邻座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身上,主动和对方打招呼:「你好,你也……是……是去苏州的吗?」年轻人转过脸看着顾颉刚,却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点点头。
「出去……求学的?」顾颉刚继续找话。年轻人仍是微笑着点点头。一时间,两个人的谈话因为一个人的不配合而陷入了僵局。「你什麽……时候……到终点站呢?」顾颉刚不甘心受此冷遇,继续追问着。年轻人依旧沉默不语。
而这时,坐在顾颉刚不远处的一位室友看不过去了,生气地责问道:「你这个人怎麽回事?没听见他正和你说话吗?」年轻人没有理他,只是一个劲儿地微笑着,顾颉刚伸手示意室友不要为难对方。室友见状,便不再理这个只会点头微笑的木疙瘩,而是转过身和顾颉刚聊起来。
冯友兰
当他们快到上海站准备下车的时候,顾颉刚突然发现那个年轻人不知什麽时候已经走了,只留下果盘下压着的一张字条,那是年轻人走时留下的:「兄弟,我叫冯友兰。很抱歉我刚才的所作所为。我也是一个口吃病患者,而且是越急越说不出话来。我之所以没有和你搭话,是因为我不想让你误解,以为我在嘲笑你。」
冯友兰的尊重就在於「不说话」,而路易十六的王后上绞刑架的时候,不经意间踩到了刽子手的脚,她下意识地说了一声「对不起」,这是一种极其高贵的尊重,让每个人都肃然起敬。

67岁的玛格丽塔 ‧ 温贝里是瑞典一名退休的临床医学家,住在首都斯德哥尔摩附近的松德比贝里。一天早上,温贝里收到邮局送来的一张请柬,邀请她参加政府举办的一场以环境为主题的晚宴。
温贝里有些疑惑,自己只是一名医务工作者,跟环境保护几乎没有什麽关联,为什麽会被邀请呢?温贝里将请柬仔仔细细看了好几遍,确认上面写的就是自己的名字後,放下心来:「看上去没什麽不对的,我想我应该去。」於是,温贝里满心欢喜地挑选了一套只有出席重大活动时才穿的套装,高高兴兴地赴宴去了。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加入好友,隨時分享有用經驗!
搶先看最新趣文,請贊下面專頁
您可能会喜欢

喜歡就加line好友!!!

添加好友
點擊關閉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