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街女NPC 內地網紅「大鏢客」掃街實錄 媽媽: 妹子80塊不帶吹

樂享網 2020-08-05

 

----------------------------------------------------------------------------------------

因[色.情]行業蓬勃發展,東莞曾被稱為「中國性都」。2014 年,市政府展開大規模掃黃行動,幾天內出動 6,000 多名警員,清洗近 2,000 處兼營淫窟的桑拿房、歌舞娛樂場等場所,一時之間整個行業消聲匿跡,但 4 年後的今天人們,情況覆蓋中國各地。人們的[性.交]易更加謹慎,整個行業儼然藏於暗影之中。

雖然共產政府聲稱在 1949 年掌權後完全清除了國內所有[性.交]易,但 1978 年改革開放後,放寬不少政策以刺激經濟,例如接受外資投資設廠和允許農村人口流動至城市,有的農村人口則在一個個新的紅燈區找到工作。政府一直著力打擊賣淫事業,但「經濟學人」引述中國人民大學著名性學家潘綏銘近 20 年來的,發現 2015 年的數字顯示,差不多每 7 個便有 1 個男人承認曾經嫖妓,比 10 年前比率多一倍,更估計 2020 年每 6 個男人便有 1 個曾經嫖妓。這也許是受中國「重男輕女」觀念和「一孩政策」影響,找不到妻子的男性對[性.交]易的需求增加所致。

中山大學社會學副教授丁瑜認為,很多性工作者都是有選擇的。雖然有些是來自農村的貧窮女性,無可奈何之下只可以賣淫,但有些是在店鋪或工廠工作,冒著風險賺點外快,這樣能幫她們儲更多錢。作家張麗佳亦對中國的[色.情]行業有研究,她認為中國的社會保障制度有太多限制,生病、失業或被家暴的女性並沒有太多選擇,只能夠選擇賣淫。

中國對於賣淫的懲罰並不算輕。妓女和嫖客都會被罰款和監禁 15 天,重犯的話,妓女會被送到「勞改營」兩年,而嫖客則最高會被監禁 10 年,甚至曾允許警察讓妓女遊街示眾羞辱作懲罰,但在 2010 年已被禁止。

有些團體,如亞洲促進會(Asia Catalyst)對於警察執法的手段略有微言。警察會以掃黃現場所見到的安全套作為賣淫的證據,這會令到性工作者更不願意把安全套帶在身邊,甚至在警察衝進的時候把它吞掉。

然而,假若沒有大型的掃黃行動,警察通常都會放縱這些[色.情]事業。潘教授曾指出,其中一個原因是警察再也不能從罰款中提取傭金,減少他們打擊細碎[色.情]交易的動力。

在北京市中心,盈盈(化名)明目張膽地在繁忙的街道附近經營自己的賣淫事業,店鋪的門面是一間理髮店,但在厚實的簾子背後是她另一份工作,其他人甚至警察都知道這件事,他們雖然時常巡邏經過,有時候亦會查問,但她覺得自己這些小型賣淫活動,平時不會是警察的目標。

廣東有市民認為,東莞的掃黃行動與其說是要根除賣淫活動,更多的是要打擊背後支持[色.情]行業的市政府。而中央近年加強控制媒體,令大眾對討論賣淫更加拘謹,記者更不願報道與性或性病有關的題材,甚至與性有關的學術研究期刊也變得更難出版。雖然表面上與性有關的負面事情都減少了,但[色.情]事業仍然在暗地裡蓬勃發展。